中国福利彩票开奖号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公司新聞

中南偉業知識產權2018在京接受中國知識產權報專訪

來源:北京中南偉業知識產權代理有限公司  發布時間:2018-7-20 16:44:21  點擊量:
標題:專利合伙人      作者:鄒碧穎

2007年7月1日,太原市的天氣悶悶的,一如鄭海的心情。這一天,從中北大學到太原火車站的路格外漫長。大學室友韓超即將去北京工作,畢業時的茫然、不舍,夾雜在離別情緒里,鄭海預感大家今后勢必要踏上各自的道路。在火車站,兩個大男孩都哭了。


圖為2011年中南偉業創業剛起步時的合影,左起依次為韓超、馮瑞、鄭海

  此時的鄭海無法預料到,因為專利代理,他們的人生軌跡會再次交織在一起。很快,自己將和韓超、馮瑞、李明、張華四位大學同學先后踏入專利代理行業,并于2011年注冊成立北京中南偉業知識產權代理有限公司作為共同奮斗的事業。

  從2008年到2018年,中國專利代理機構的數量從704家增長至1937家。除了“脫鉤改制”的傳統大所以及由資深知識產權人士新創的事務所,乘著政策紅利,一批半路出家的年輕人也投入到了專利代理機構的競爭大潮中。鄭海和他的同學們就是其中之一。

  一通電話,入行了

  2007年大學畢業后,鄭海進入河北一家企業做技術員,一個月能拿1200元工資,其實還不錯。但那時韓超經常在電話里鼓吹北京有多好,2008年年初,鄭海下定決心來了北京。

  韓超曾看到電視里的一條新聞,講中國專利代理人缺口大,急需理工科專業的人才,他將消息告訴了鄭海。找新工作時,鄭海剛好發現西直門一家專利代理機構在招人。他想起了那通電話,雖然不清楚“專利代理人”的工作內容,還是去面試了。

  與機械設計制造及其自動化專業對口,又學過畫圖軟件,鄭海順利通過了面試。剛入行時,他經常寫一些實用新型專利的申請文件,比如衣架的小開關,客戶會把東西拿過來讓他畫圖,鄭海感覺挺新鮮、有成就感。

  2008年下半年,在鄭海勸說下,在北京工作的韓超開始自學專利法,并進入了一家專利代理機構工作。馮瑞正在四川賣閥門,銷售工作也遇到一些挫折,韓超告訴他只要能吃苦,半年后專利代理人月收入過萬很正常,于是也從四川來了北京。在北京鏈家地產工作的李明隨后也進入了專利代理行業。

  開公司,說干就干

  韓超家里經商,他很有商業頭腦,大學時曾經想跟父親要20萬元開一家網絡公司,但最后沒做成。創業的事情其實一直擱在他心里。

  剛入行那會兒,鄭海在肖家河的一個大院里租了間7平方米的屋子,窗戶對著樓道,看不見光。鄭海身形瘦小,每天早上7點前擠上公交車后,就會得意地隔著車窗,向車外身形胖胖的李明招招手。韓超給馮瑞找了一輛生銹的自行車,可以騎車上班。閑來無事,四人經常坐在大院里,指著一輛長安悅翔,開玩笑說什么時候也得來一輛。

  “韓總的路子比較野。”馮瑞回憶,那時自己和韓超工作的專利代理事務所正好在一棟樓。一天上班時,韓超給他發消息,讓趕緊下樓。兩人抽著煙,云里霧里的,韓超突然開口說,開公司吧。馮瑞愣住了,要人沒人,要錢沒錢,要資源沒資源,開什么公司呀?

  賺錢,實現自己的夢想,實現自己的價值。在韓超看來,國外的知識產權行業已經發展很多年,中國雖然時間短,但政府提出“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知識產權是創新的基本保障,雖然還比較冷門,但今后對于國家一定非常重要。當年許多專利代理機構的老板已經在50歲以上,盡管實力強大,但缺乏魄力。而他們這群年輕人有一股向前的沖勁兒,這就是優勢。

  一拍即合后,叫上鄭海,三人各湊了2萬元,在西直門找了一處60平方米的辦公室。起初,韓超考慮找個既可以辦公又可以生活的地方,但馮瑞提出了不同意見:“這是我們未來要做的事業,是我們的夢想,不能太混雜了。”

  2010年底,創業開始了。

  年輕時的瘋狂事

  大學時,馮瑞他們曾經批發一大堆字典、枕頭、電話卡,賣給大一新生。但最后,刨除鄭海收下的100元假鈔,只賺了300來塊錢,請幫忙的同學吃一頓飯,剛好用完。

  真正創業,每筆賬都要算得清清楚楚。有一次,鄭海吃飯的時候拿了兩瓶單價6元的純生啤酒,韓超就不干了,“普通啤酒才2塊5一瓶!”創業后第十幾天,回家路上,韓超和鄭海在天橋上聊開了:創業的決定是否正確?業務量從哪來?技術怎么保證?客服怎么做好?“其實沒有對錯,只能交給未來驗證。”韓超最后定了個調。

  “第一步還是靠網絡推廣,因為沒有任何積累,你去拜訪企業大門都進不去的。”馮瑞說。正好,有位老鄉建議他們從百度競價排名著手做推廣。最開始每個月投入2000元,略有盈利,后來投入增加到了一天2000元。他們還聘了個大專學歷的小姑娘做前臺客服。“第一次服務掙不到錢,但是成了回頭客,二次服務、三次服務,這個能掙錢。”韓超說。當年聘請的小姑娘如今還在公司的市場部門工作,已經有了自己的房和車。

  專利代理業務積累起一定資金后,他們開始嘗試專利運營。馮瑞記憶中,新聞里,小米CEO雷軍提到知識產權運營是今后趨勢。一得知新消息,大家立即聚在一起商量要不要做點什么。

  聊到半夜一兩點,商量的結果是“搜川網”的誕生。“搜川”英文諧音“搜索交易”。按照設想,平臺主要承接高校的技術專利轉化,讓買賣雙方留下信息免費對接,以后賣廣告位。投入近40萬元,平臺高峰期錄入5000條左右專利數據,500條左右商標信息,但后來不了了之。“缺訪問量。里面有個環節是技術活,而我們不懂技術。也可以說沒有資金吧,沒舍得去聘請專業人士。”韓超說。

  去開拓,空間會更大

  創業剛開始,分工明確,但真正操作起來卻不是那么回事。韓超脾氣急,鄭海性格較真,馮瑞生了氣不說話。吵完架,誰也不理誰,過后卻會發短信向對方道歉。

  2012年年初,去無錫開分所,韓超一開始是反對的,“我感覺應該把所有高精尖的力量放到一處去使勁。”但北京大所林立,小所難有出頭之日,下一步該怎么走,大家都沒有方向。正好,鄭海有個前同事回無錫工作,為拓寬業務渠道,雙方一起在無錫成立了一家分支機構。沒想到第二年,無錫公司的利潤就把北京公司養活了。“這邊政策好。”馮瑞說。

  開拓地方市場的步子加快了。2012年6月,全國首個知識產權服務業集聚發展試驗區在江蘇蘇州掛牌成立,蘇州先后出臺一系列政策,鼓勵企業發明創造,對入駐集聚區的服務機構給予購房租房補貼及獎勵。此前在北京工作的李明早前因為媳婦求學的原因,來了南京、常州等地發展。為別人著想、大氣,李明一直是“老大”的角色。蘇州政策紅利爆發過程中,他將風向告訴了同學們。2013年夏天,中南偉業在蘇州又設立了一家公司。

  但2014年,新問題出現了。起初,蘇州只是承接地方業務的端口,案子撰寫和流程跟進都是北京在處理。由于當地沒有代理人團隊,客戶聊的東西都不懂,馮瑞他們丟了些客戶。“北京專利代理人的目標就是寫好案子,讓公司技術人員全力配合。地方既要最好的服務,企業方面又想做最少的工作。”馮瑞表示,蘇州公司隨后配上了代理部、流程部。現在,許多新入職的代理人都是碩士學歷,馮瑞也不再寫案子,而是主要做管理和經營。

  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中南偉業的管理職責逐漸從每人按部門劃分,慢慢向一人統管某一地區的所有業務轉變。

  兄弟感情大于天

  現在的中南偉業其實是“聯盟”性質。盡管公司數量不少,但自成一套獨立的部門體系,沒有統一在一家總公司旗下。除了資源浪費,弊端就是,業務渠道由網絡推廣轉變為走招投標后,與頂級代理機構的差距就顯現出來了,兄弟們各自為戰,很難打出統一的品牌。

  馮瑞喜歡觀摩研究大所的制度。在他看來,目前的管理架構,某種程度上,是大家小心翼翼維系彼此感情的結果。各自管理一家公司,每個人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制定管理制度,避免了“開會時大眼瞪小眼”。“兄弟感情大于天”“情分最重要”,大家都這么認為。

  當前,中南偉業的牌子下,鄭海、韓超、馮瑞、李明分管北京、河北、蘇州、常州等地的業務。張華是最后加入的。回到村里,“奶粉都買不起”的張華后來被他們帶入專利代理行業,在北京、南京短暫工作過一段時間,現在負責開拓山西的市場。大家做的主要業務都還是專利代理。

  去年大學同學聚會時,馮瑞最有感觸。其他同學見了面,頂多就是幾句禮節性的問候,問問工作和假期安排,然后就沒什么話可說了。他們五個人不一樣,一見面就有說不完的話。

  “沒有這個行業,我們的感情不會像現在這樣好。”馮瑞覺得。

  做品牌沒有捷徑

  盡管分布在全國各地,但他們經常聚到一起討論最新政策、發展方向。一開始創業,是為了活下來。但慢慢地,從最初的“小富即安”走到現在,大家有了新思路。

  “都是想踏踏實實做,理念就是一致努力把中南偉業做成品牌。”李明說。“品牌是無形中形成的,當有更多人說你好的時候,你就有品牌了。其實品牌對我們而言是個硬傷,但沒有捷徑可走。”馮瑞如此認為。

  “我們在打造一根金箍棒,但我們現在是鐵棒,要先把鐵棒上很多的毛刺去掉,才能變成金箍棒。”韓超認為,專利預警業務、涉外代理業務是兩年后再考慮的事,當前最要緊的事情是打牢基礎,比如完善代理部、流程部的制度建設,提高專利代理人的學歷門檻。“中國早晚會和發達國家在知識產權領域掰手腕,我們很可能趕上這個時機。”

  當前,中國專利政策的導向從數量向質量轉變,馮瑞總擔心會對代理業務造成一些影響。“好像懸在頭上一把劍,有時睡不著覺。”

  為了拓展高端服務,李明也開始承接專利分析等項目。“由于收費高,溝通前期,有的客戶不是很理解,他覺得要不是他有病,要不就是你瘋了。”前幾個專利分析項目都是虧本生意,李明總結,“用代理的營收補貼分析業務。”

  但鄭海的心態要輕松些,他不后悔把大家帶進了專利代理行業,至少都會寫專利,有一技傍身。他說,自己就是當一個事業去做。

  “當在一個專利證書上看到我的名字的時候,我的價值就體現出來了。我寫的每一件專利我都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寫好,從來不糊弄任何一件專利。哪怕我寫的量少,但經得起考驗。”鄭海說。

  曾有一位發明人,連簡單的圖紙都沒有,鄭海驅車前往河北廊坊,拍照、畫圖,最后幫他獲得了多件專利授權。對方后來給他打電話,說自己的發明上了中央電視臺的《我愛發明》節目。

  “《我愛發明》有時會展示專利證書,我看到就覺得很欣慰。哎,這個東西我參與過。”鄭海說,“有好幾個都是我寫的。真的。都是我寫的。”



本文網址:


上一篇:觀“小肥羊”成長史,揭商標布局“大道理”!

下一篇:內蒙古19歲學生發明“可調式馬鞍”獲國家專利

版權所有:北京中南偉業知識產權代理有限公司??地址:北京市朝陽區望京中環南路甲2號佳境天城B座2308室??電話:010-51664766 備案號:京ICP備18038675號
中国福利彩票开奖号